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《啥是佩奇》引热议 基层代表为“空心化乡村病”找解药

发布时间:2019-02-01 19:36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在被温情感动的同时,这部短片也引发了众人的思考,看不见年轻人的农村,一年见不到几次儿孙的留守老人,农村与城市间巨大的鸿沟,这就是当下在中国普遍存在的“空心化乡村……

  在被温情感动的同时,这部短片也引发了众人的思考,看不见年轻人的农村,一年见不到几次儿孙的留守老人,农村与城市间巨大的鸿沟,这就是当下在中国普遍存在的“空心化乡村病”。正在参加上海人代会的代表们,有不少是来自基层的村官,他们对此感同身受。

  “我从小在农村长大,小时候身边的人群老中青少幼一应俱全,现在村里三分之一都是老人,年轻人几乎都住到了城区。”市人大代表,奉贤区青村镇新张村党总支书记陶军贤是一名70后村官,他告诉记者,短片中的故事虽然不是发生在上海,但“乡村空心化”在上海的农村也非常普遍。农村的医疗教育资源不如城区,年轻人为了孩子上学、工作等原因离开农村,老人又不愿离开故土,这种现状令人无奈。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提升农村对年轻人的吸引力,特别是作为管理者的村官,很难想象一支同样“老龄化”的村官队伍,将如何带领乡村破解这一难题。

  陶军贤说,村官收入低,发展通道不畅,影响了年轻人来到乡村工作的意愿。他建议,应当提升村官的待遇,让这份职业的收入达到年轻人的平均期望水平;同时拓宽村官的发展通道,让他们可以安心留在这个岗位上长期工作,而不是作为通向其他岗位的“跳板”。“年轻干部是乡村振兴的新鲜血液,现在的农村急需‘输血’、‘造血’和‘止血’。”

  市人大代表,金山区漕泾镇护塘村党总支书记沈银欢也是一名70后年轻村官。他告诉记者,看完短片后,深感儿女的亲情对老人而言是无可替代的。虽然他所管理的村子,村干部就像留守老人的子女一样照顾老人,想方设法丰富他们的生活,但老人最大的心愿还是儿孙满堂、其乐融融。他注意到,片中老人饱受思念之苦,但现代通讯技术的发展也已惠及农村,高速移动网络、智能手机拉近了留守老人与子女的距离。“城乡差异和年轻人口进城趋势一时难以逆转,至少可以运用科技手段使亲情突破距离的限制。”

  沈银欢表示,农村老人对智能设备使用能力有限,一般只会接电话,因此村里正在为70岁以上老人配备一种不需要复杂操作的智能手环,可实时监测老人的身体状态,并直接传输到子女的手机上。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还可以“一键求助”。“破解‘乡村病’是乡村振兴绕不开的坎,只有在制度、技术、人才与理念上多管齐下,才能为短片中的辛酸无奈找到解药。”

  本报记者 李一能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